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科研 > “旧三免”“新三免”

“旧三免”“新三免”

更新时间:2018-12-30 10:15
浏览次数:
2003年全国两会期间,周洪宇向时任总理温家宝提出关于实行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的建议。此后15年间,周洪宇先后提出“旧三免”与“新三免”。“旧三免”除了九年义务教育免费,还包括义务教育阶段教科书免费和中等职业教育免费。
 
“旧三免”后来逐一变成现实。
 
2007年,全国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教科书免费,到2017年扩大到全国义务教育阶段;2008年,全国城乡中小学全部免除学杂费;2012年,中职教育免学费范围扩大到所有农村(含县镇)学生、城市涉农专业学生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
 
2018年起,周洪宇又明确了自己的“新三免”建议,包括高中阶段教育免费、义务教育阶段免费午餐、学前教育阶段提供免费阅读书籍。
 
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周洪宇对自己的评价是“不是一个笼统的泛教育免费主义者”,主张应免也有条件免的,应适时免;应免但目前难免的,应积极创造条件免;不迎免的则坚决不免。他说自己提倡的所有免费教育皆有科学依据可循。而“我给你算一笔账”成为他聊起免费教育的“开场白”。
 
他以免费午餐为例,目前义务教育阶段给贫困生提供的免费营养餐政策,经费支出是国家财政出4元,家长出2两元。周洪宇算下来,如果国家多承担2元,而且把范围扩大到所有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每年需要花费90亿元。
 
“我们每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总额是4%,按照这个比例,近年来每年新增一千多亿,拿出九十多亿做这件事情很难吗?”周洪宇说。
 
周洪宇不仅是“免费教育”的提出者,还是教育领域许多重大改革的亲历者与见证者。高考改革对他的影响尤其深刻。
 
“那一天,大队的广播突然响了,说中央决定恢复高考制度,知青可以报名,没有‘出身’限制。”尽管已经过去41年,但周洪宇至今回忆起1977年10月22日得知“能考大学”消息那一刻,语气里仍难掩激动。
 
当时距离12月初的高考已剩下不足两个月。周洪宇整晚整晚焦虑得睡不着觉,看书常常一看就是一整夜。终于熬到了12月6日、7日,他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生走进了考场。并最终以高分被当时的华中师院历史系录取。 “若不是废除了‘文革’时的‘成分论’‘出身论’,也许我可能永远扎根在农村,是高考让我重获新生。”周洪宇说,也是从那时起,他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有了真正的内心认同,开始有了责任感。
相关推荐